这个保镖平日里从来不显山不露水别人会的第一

 
    “给我上啊!弄死他!”顾启明喊道,反正又不用他来动手,喊两嗓子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他喊完之后,仍旧没人敢动,整个场面陷入了难堪的安静之中,非常尴尬。
 
    这些只不过是普通的混混而已,并没有上升到亡命徒的高度,可是苏锐的每一次出手都是极为狠辣,让他们完全失去了勇气。
 
    “怎么,你们的人就是这样的怂包软蛋?百八十号人连我们两个都打不过,嫌不嫌丢人?”苏锐笑眯眯的说道,还甩了两下甩棍,在空气中发出了嗖嗖的声音!
 
    “该死的!”
 
    李富民见状,一把拽过手下人的钢管,挤开人群,竟是要和苏锐单挑的架势!
 
    “民哥,你要当心啊!”顾启明在一旁假惺惺的说道,这货还往后面退了两步。
 
    李富民当然可是个出了名的狠人,整个源江市的第一号大混混,只不过后来归顺了信义会,后者也并没有往源江多派人手,而是让李富民继续当“一方诸侯”,只是每年需要上交相应比例的抽成便可以了。
 
    他早年曾是打黑拳出身,因此身手倒也是非常好,现在虽然发胖了,但是普通的三五个小伙子还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四个手下被打倒在地而已,李富民就认为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了,准备亲自出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包围圈的外面忽然响起了震天的喇叭声!
 
    一排黑色帕萨特就这样一边按着喇叭,一边疾驰而来!
 
    大众车的喇叭本来就很震耳,如今这么多车子在一起鸣笛,所形成的效果更加震撼!
 
    那些车子靠近人群,完全没有多少减速的意思,竟是这么直接就漂移着冲撞过来!
 
    李富民和他的手下连忙躲避,可是这里有一百多号人呢,仍旧有好几个人被第一辆轿车的车身扫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甚至有个悲惨的家伙直接被车轮子给压断了双腿!
 
    李富民心头火起,这些轿车简直是嚣张至极,完全就是不把他这位源江扛把子放在眼里!
 
    而顾启明和蔡克云夫妇则是连滚带爬的躲在一边,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一切,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
 
    一辆辆帕萨特漂移着停在了原地,激起一大片烟尘!
 
    苏锐并没有躲避,只是单手把柯凝护在了身后,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
 
    “他妈的!”
 
    李富民并没有管被车子撞倒在地的几个手下,一声大骂,抄起钢管,走到第一辆帕萨特的跟前,把钢管狠狠的砸在了引擎盖上!
 
    黑色的引擎盖当即就被砸掉了漆,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凹痕!
 
    李富民歇斯底里的大喊:“你们找死是不是?也不看一看这是哪里!也不看看我是谁!”
 
    这位源江市的黑帮老大真是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自己的手下已经被那一男一女废掉了四个,如今这一排帕萨特又极为嚣张的撞倒了好几人,实在是把他李富民当成空气了。
 
    李富民觉得不解气,又拿起钢管往引擎盖上面砸了好几下。
 
    “都给老子滚下车!”他一边砸一边喊道!
 
    如他所愿,车门开了。
 
    第一辆帕萨特的前排左右两侧车门同时打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出来,然后恭恭敬敬的拉开了后排的门。
 
    此时,其他几辆车的车门也全都打开,大概二十个黑色西装男走下了车,显得气势凛然!
 
    看到这架势,李富民愣住了。
 
    他似乎感觉到了有点不对。
 
    这些西装男,怎么看起来有点熟悉呢?
 
    能够混到这个份上,李富民自然也不是傻子,他很快就想通了某些关窍,冷汗登时就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从后排的左手边走下来一个身穿长衫的男人,看起来有五十余岁,当李富民看清楚他的脸的时候,膝盖一软,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扛把子,转眼就变成了乖孙子!
 
    “他们是……”柯凝有些吃不准情势,紧紧靠着苏锐的后背。如果这些乘坐轿车的西装男也都是他们的敌人,那么恐怕后果会很危险。
 
    “放心,接下来没我们的事了。”苏锐把甩棍一收,然后握住了柯凝的手腕。
 
    “虎爷,虎爷,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呢?”李富民战战兢兢恭恭敬敬的问道,说话间还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因为,这位身穿长衫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啸虎!
 
    齐啸虎冷冷的瞥了李富民一眼:“长本事了?连信义会的车都敢砸?”
 
    李富民连忙解释:“误会,误会,虎爷,这都是误会啊!我要是事先知道是您的车,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砸啊!”
 
    此时,李富民根本不敢提齐啸虎撞伤他几个手下的事情了。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信义会的副会长齐啸虎会出现在这里!
 
    齐啸虎怒哼了一声,亮出了大嗓门:“我什么时候说是我的车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的车了?混账东西!”
 
    说着,齐啸虎一巴掌挥出,狠狠的打在李富民的胖脸之上!
 
    齐啸虎是苦力出身,即便上了年纪,力量也是很大,这一巴掌下去,李富民满脸横肉被打的一个哆嗦,整个人都差点被扇翻在地!
 
    齐啸虎似乎还觉得不解气,重重一脚踹在了李富民的身上,吼道:“这不是我老齐的车,睁大你的狗眼睛看看,老齐我今天是和谁一起来的!”
 
    此时,从帕萨特的右后方座位上已经走下来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看起来四十岁左右,戴着金边眼镜,显得很儒雅,这气质和周围的人相比,有些格格不入了。
 
    李富民看清了这个人,差点没被搞的崩溃掉,忙不迭从地上爬起来,带着难以置信的哭腔喊道:“大哥!”
 
 第916章 没人再敢欺负你
 
    来者正是李圣儒。
 
    听了李富民对自己的称呼,他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大哥?这两个字也是你能喊的吗?”
 
    听了李圣儒这话,李富民简直六神无主!毫无疑问,这表明李大会长十分不快!
 
    他连忙弯腰鞠躬说道:“大哥,大哥,求您原谅,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您的车!”
 
    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抽自己几耳光,怎么作死不行,非得拿着钢管把李圣儒的车给砸了!上辈子倒了多大的霉,才能干出来这种脑残的事情!
 
    此时此刻,李富民完全忘记了,刚才李圣儒和齐啸虎是如何气势汹汹的赶来。
 
    他的脑子一片混乱,竟是脱口而出:“大哥,我陪您十辆车,您看行不行?”
 
    李圣儒没有讲话,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转向了自己保镖的那个方向。
 
    保镖见此,立刻会意,冷冷的走到李富民的面前,一拳就砸在了后者的胖脸上!
 
    这个保镖平日里从来不显山不露水,别人都传说他是信义会的第一高手,贴身护卫李圣儒,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到他出手。
 
    李富民被打的一个趔趄,整个人差点栽倒在地!
 
    他倒也是随机应变,直接跪在地上,双手高高举起:“大哥,饶命!我知错了!”
 
    那个保镖见此,冷冷的说了一句:“喊会长,大哥不是你能叫的,再喊错,我废你手脚。”
 
    听了这话,李富民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会长大人,请饶命!”
 
    一旁的顾启明蔡克云夫妇看到之前还威风凛凛的李富民竟然被打成了这种惨样,不禁远远的躲到人群里,完全不复几分钟前的猖狂。
 
    他们已经意识到,此时来到这里的竟然是整个信义会的天字号老大李圣儒!这让他们更加的战战兢兢!
 
    李圣儒走到李富民的面前,问道:“你知错了?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打你?”
 
    李富民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就差痛哭流涕了:“因为我砸了会长您的车!”
 
    李圣儒摇了摇头。
 
    一旁的保镖见此,旋即一拳就招呼了上去!把李富民直接打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