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乔越来越不愿意相信他说的话转身回头质疑

  初吻最不好意思的应该一吻结束的时候吧,反正孙小乔是这么觉得的,虽然那个人还是保持一贯的无波无澜,她还是觉得,其实他也好不知所措的。
 
    坐在椅子上的孙小乔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清了清嗓子,“咳……”喉咙却是的干涩啊,她将刚才崔闫玺没喝完的那杯水一饮而尽,瞬间感觉好多了。
 
    “那个,你有哪里不舒服的吗?我去帮你叫一下医生。”其实她就是想暂时的离开一下这个病房,怎么觉得气氛比刚才接吻之前更不自在。
 
    崔闫玺啊崔闫玺,你怎么就这么不懂女人呢,你就随便的点一下头不就行了,可你偏偏要摇头。
 
    摇头就摇头吧,你别一直看着她啊,这样她不知如何是好啊。
 
    孙小乔咬着唇看他,“你能别看我吗?”
 
    崔闫玺还真就别开了视线,不在看她。
 
    第二天崔闫玺就能说话了,他先问她的是,“那天你不在酒店去哪儿了?”
 
    孙小乔把水土不服怕影响胎儿的事情告诉了他,真的算是很庆幸,如果她没有去医院,没有离开酒店,生还的可能微乎其微。
 
    如果她不在了,当时他的绝望和心痛,到现在回想起来,他都感觉痛的撕心裂肺。
 
    轮到孙小乔问他,“你为什么来找我,你……担心我吗?”
 
    崔闫玺的嘴角若有似无的微微上翘一下,答案依旧是他一贯的语态,“你是我妻子,来救你是理所当然。”
 
    孙小乔表示,这样没法聊下去,就因为她是他名誉上的妻子,他才如此拼命的想要救她出来的。
 
    “那你也真是太拼命了,还把自己伤成这个样子,值得吗?”
 
    崔闫玺面无表情的回答她,其实很心里很明白她想的是什么,所以才必须让她看清现实,“你肚子怀的,是我的种。”
 
    呵呵,原来是因为这个啊,真是让她火大,对他就不该有任何的希望他,只会让自己更失望。
 
    倔强的她不肯就此罢休,“可你看到我的时候,你还哭了,很伤心的眼泪。”
 
    他若无其事的看了她一眼,“是吗,这个我还真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头疼欲裂,以为自己快死了呢。”
 
    孙小乔还是不死心,“那刚才,你为什么吻我?”
 
    这个问题对崔闫玺而言就更好回答了,他淡定如常的看着她,“我以为你很期待,只为满足你。”
 
    “我……”他还能更让人生恨一点儿吗?“谁需要你给的满足,我呸。”
 
    等她生出来的孩子要是个暴脾气,那全都是因为被他给气的,他真是有把人气炸的本事。
 
    孙小乔气冲冲的就要离开病房,崔闫玺做什么事情都不喜欢犹豫不决,他和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么该面对的,就得面对,当机立断,才能让她有自己的选择。
 
    “十年前,我父亲死在了你父亲的枪下,你哥哥,是我叔叔派人的暗杀的。”
 
    孙小乔定定的站在原地,双腿如灌了铅一般的沉重,她突然很想逃避刚才听到的那些话,她想离开这个房间,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可她却如同被定住一样,根本挪不动腿,心里如同被浓硫酸浸泡着一样,难受至极,痛不欲生。
 
    崔闫玺知道这样很残忍,但他别无选择,这样的事实,她总要面对。
 
    他狠心的接着说下去,“后来你父母资助了我,还把你嫁给了我。”
 
    孙小乔越来越不愿意相信他说的话,转身回头质疑的反驳他,“你骗人,如果是你说的那个样子,我爸妈为什么还要把我嫁给你,根本就不可能。”
 
    比起孙小乔明显的逃避,崔闫玺早就接受这一场命运的安排,“我爸不是罪犯,他是卧底,你爸那一枪就是个错误。”
 
    孙小乔还是听不懂他的话,为什么在她好不容易这段婚姻终于要开启幸福模式的时候,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宁愿过着和过去三年一样的陌生,也不要相信这些根本无法走下去的事情。
 
    “所以呢?崔闫玺,你娶我,是为了报仇吗?是因为我爸误杀了你爸,所以即使你不爱我,也还是把我娶了,让我在你冷暴力下的婚姻里过得生不如死,就为了这样吗?”
 
    过得生不如死,这就是过去三年,她对这段婚姻最真实的感受吧。
 
    崔闫玺实话实说,“是你爸为了控制我,我不想娶你的。”
 
    他从一开始就拒绝和她的这段婚姻,这段婚姻注定就不会得到幸福。
 
    孙小乔觉得现在的自己哭笑不得,他的一个答案,彻底的让她伤心欲绝,原来,她是她爸爸的利用品,而他,是不想娶她的,从一开始就不想娶的。
 
    所有在过去三年,他才会对她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感情,对她才会那么始终如一的冷漠。
 
    不想娶的,是吧,是真的的不想娶,是因为被枪指在脑袋上,才不得不娶的。
 
    “你为什么选择现在告诉我这一切?”既然可以不说,就不能瞒她一辈子吗?非要看她痛的撕心裂肺他才满意吗?
 
    崔闫玺从病床上下来,除了两只手还被包扎着什么都不能碰,身体其他部位都很正常,他站在她的面前,近在咫尺,把心里真实的答案告诉她,“我想和你开始。”
 
    那天在知道她遇难的时候,他后悔莫及,为什么没早点告诉她这一切,和她共同面对这一切,那样就不会在以为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她的时候,痛的快要死掉。
 
    开始?!难道他是真不明白,这明明就是结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