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闫玺看着她然后扭头看了看他背后的枕并没有

不过这也说不通啊,他要是真的在乎她,没必要不让她知道,他们是夫妻,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看不懂他,不了解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啊。
 
    孙小乔无聊,就拿一张抽纸在他鼻尖来回的扫,这样他应该会醒的早一点儿吧,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要不要这么缺觉。
 
    单手托着下巴,其实他睡觉的样子没有平时看起来的那么冷傲,很平静温暖的。
 
    一个人自娱自乐的是好还不忘自言自语,“崔闫玺,你晕倒之前为什么哭啊?还有,你是太累而晕倒的?还是因为为我亲了一下,你开心的晕倒了?呵呵,我的吻,好有魔力噢。”
 
    脑海里小时候听的睡美人的童话故事瞬间一晃而过,突然就她决定好一件事情,既然他是因为她吻了一下就晕倒的,那么现在,她再吻他一下,会不会就……醒过来了。
 
    孙小乔心想,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反正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不如就趁机……呵呵,怎么有种偷吃的激动感。
 
    正了八经的坐直身子,放松心情的做了一个完整的深呼吸,手心放在已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宝贝儿,我们来给爸爸做个人工呼吸吧,妈妈的吻可是有特殊魔力的。”
 
    说完,她还真的就视死如归的闭紧眼睛,撅起小嘴,慢慢的靠近他的唇。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刚刚她在胡思乱想中胡言乱语的时候就已经醒了,意料之外的是,没想到她真的会……这么做。
 
    他心跳加速的盯着她的唇越来越近,心里的期待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怕,紧张难安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唇,如同第一次接吻的大男孩,后背上都是汗。
 
    “咔嚓。”一声,将原本寂静氤氲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这小护士早不进来晚不进来,在孙小乔的唇刚刚触碰到崔闫玺的唇一点点儿的时候,她就推门而入。
 
    孙小乔如同被点了穴道顶住一样,因为她刚才听到声音猛然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他也正在看着她。
 
    啊……要是可以,她现在想被打晕过去,至少可以不用面对接下来的尴尬。
 
    护士也是进退两难,笑的很不好意思,孙小乔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回身后的椅子上的,眼神飘忽不定也不敢去看躺在病床上已经醒来的崔闫玺。
 
    她此时真是懊恼的很,怎么作为女人一点儿都不懂得矜持呢,就像个饥渴的狼似的,他还不得以为,她趁着他睡着,对他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啊。
 
    囧大了,丢死人了。
 
    护士帮崔闫玺做了简单的检查,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走之前把体温计留下,“帮他量一下体温吧。”
 
    “啊?”孙小乔听到护士的话,刚才他睡着的时候,她也给他量过几次,但现在,很想说,‘就不能不让她帮忙量吗?’
 
    人家小护士听不到她苦逼的心声,留下体温计就走了,孙小乔拿着体温计,目光还是心虚的不敢落在他的身上。
 
    “那个……量体温,你抬一下胳膊。”
 
    还好崔闫玺比较配合,很听话的抬了一点儿胳膊,孙小乔就那样手忙脚乱的把体温计勉强放好,然后就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这僵持的局面,尴尬的气氛继续下去,孙小乔怕自己会神经不正常,无论如何,还是得和他说声谢谢的,要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受伤躺在医院里。
 
    “那个,谢谢你来救我。”说出一句话,感觉心里没那么沉重了。
 
    崔闫玺似笑非笑,本来是想说,‘只是你并不需要我来救你。’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出来。
 
    孙小乔这才想到刚才医生说的话,“噢,你严重缺水,还上火着急,喉咙发炎,暂时可能还发不出声音,说不出话来。”
 
    崔闫玺也感觉到,喉咙间有撕裂般的疼痛,以前是努力的克制不让自己和她说话,现在想和她说话的时候,却失声了,这算不算是天意弄人啊。
 
    他不能说话,她也是够尴尬的,丢下他一个人不管不顾也不行,问他,“你要喝水吗?我帮你倒水。”
 
    崔闫玺紧凝着她,因为不能说话,所以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孙小乔被他灼热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她就说,“你要是想喝水就点一下头,不想喝就摇摇头。”
 
    崔闫玺点了一下头,孙小乔像是接收到紧急命令一样,立马起身去倒水。
 
    崔闫玺看她动作那么快,身体不由自主的一紧张,心也跟着一紧,她一个孕妇,动作不用那么麻利的,让他看的都很紧张。
 
    孙小乔帮他倒好水试好温度的时候站到病床旁的时候才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劲,他,两只手都受伤,被绷带包扎的像是木乃伊似的,要怎么喝水啊?
 
    她还要亲自喂他喝啊?好像只能这样。
 
    她看着他勉强的笑了一下,先帮他把床调高,“那个,我喂你吧。”
 
    反正他不能说话,无法回答的问题,他就一动不动,一副她想怎样就怎样的淡定表情。
 
    孙小乔是郁闷又没有其他办法,现在能做的,也是尽力的伺候好他。
 
    长这么大个人,还没这样亲自喂水喝过水,所谓是喂的小心翼翼,生怕呛到他。
 
    其实孙小乔很想说,‘你喝水就喝水,别一直盯着我好不好。’真是让人心猿意马啊。
 
    他应该是喉咙疼,所有喝的比较忙,孙小乔一次也没让他喝太多。
 
    放下水杯后她就问他,“你那边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要帮你转院还是就住这里?”
 
    崔闫玺看着她,然后扭头看了看他背后的枕头,并没有回答她刚才的问题,应该是示意她,靠的不舒服,让她帮他整理一下。
 
    孙小乔问他,“不舒服吗?要帮你重新垫一下吗?”
 
    崔闫玺点了点头。
 
    孙小乔弯身过去,正好想到他体温计还没拿,拿出来仔细一看,不发烧,然后才帮他去整理背后的枕头,这样的话难免两人会靠的比较近。
 
    崔闫玺早有预谋的一个偏头,唇就如磁铁一样非常准的贴在了她的唇上。
 
    这个吻……真是猝不及防,心乱如麻啊。
 
    她屏住呼吸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他,而他微闭着眼睛,吻得认真极致,细心温柔。
 
    原来,他的吻才是带有魔力的,让她的心都跟着酥化一般,他没有任何的强势和霸道,对她的身体更是没有任何的束缚和禁锢,他只是微仰着头,吻得让她觉得天旋地转,海枯石烂。
 
    她如被施了魔法一样的闭上眼睛,接受他们结婚三年,第一次的吻,也是,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