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不好,但别的事却做得很好。"路小佳

- 编辑:admin -

然不好,但别的事却做得很好。"路小佳

很稳,装满了水的铜壶在他手里,竟像是空的。

路小佳忽然笑了笑,道:"别人都说你是粮食店的掌柜,你真的是?"胡掌柜勉强道:"当然……"

路小佳道:"但是我越看你越不像。"

他忽然压低声音,悄俏道:"我总觉得你们根本不必请我来。"胡掌柜道:"为什么?"

路小佳悠然道:"你们以前要杀人时,岂非总是自己杀的?"壶里的水,已经倒空了,但提着壶的手,仍还是吊在半空中。

过了很久,这双手才放下去,胡掌柜忽然也压低声音,一字字道:"我们是请你来杀人的,并没有请你来盘问我们的底细。"路小佳慢慢地点了点头,微笑道:"有道理。"胡掌柜道:"你开的价钱,我们已付给了你,也没有人问过你的底细。"路小佳道:"可是我要的女人呢?"

胡掌柜道:"女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见一个人大声道:"那就得看你要的是哪种女人了。"这也是女人说话的声音。

路小佳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女人从墙后慢慢地走了出来。

一个很年轻、很好看的女人,但眼睛里却充满了悲愤和仇恨。

马芳铃已走到街心。

太阳照在她脸上,她脸上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通常只有一个人被绑到法场时脸上才会有这种表情。

路小佳的日光已从她的脚,慢慢地看到她的脸,最后停留在她的嘴上。

她的嘴柔软而丰润,就像是一枚成熟而多汁的果实一样。

路小佳笑了,微笑着道:"你是在问我想要哪种女人?"马芳铃点点头。

路小佳笑道:"我要的正是你这种女人,你自己一定也知道的。"马芳铃道,"那么你要的女人现在已有了。"着人们僵硬的脖子流下去,流入几乎已湿透的衣服里。

变色的大蜥蜴在砂石间爬行,仿佛也想找个比较阴凉的地方。

刚被雨水打湿的草,又已披晒干了。

连风都是热的。风从草原上吹过来,吹在人身上,就像是地狱中魔鬼的呼吸。

只有在屋子里比较阴凉些。

三尺宽的柜台上堆满了一匹匹鲜艳的绸缎、一套套现成的衣服。

叶开坐在旁边一张藤椅里,伸长了两条腿,懒懒的看着丁灵琳选她的衣服。

店里的两个伙计,一个年纪较大的,垂着手,赔笑在旁边等着,另一个年轻人,已乘机溜到门口去看热闹了。

他们在这行已干得很久,已懂得女人在选衣服的时候,男人最好不要在旁边参加意见。

丁灵琳选了件淡青色的衣服,在身上比了比,又放下,轻轻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地方的存货倒还不少。"叶开道:"别人只有嫌货少的,你难道还嫌货多了不成?"了灵琳点点头,道:"货越多,我越拿不定主意,若是只有几件,说不定我已全部买了下来。"叶开也叹了口气,道:"这倒是实话。"

年轻的伙计赔笑道:"只因为万马堂的姑奶奶和小姐们来光顾,所以小店才不能不多备些货,实在抱歉得很。"丁灵琳忍不住笑了,道:"你用不着为这点抱歉,这不是你的错。"年长的伙计道:"但主顾永远是对的,姑娘若嫌小店的货多,就是小店的错。"丁灵琳笑道:"你倒真会做生意,看来我想不买也不行了。"站在门口的年轻伙计,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喃喃道:"想不到,真想不到……"丁灵琳皱眉道:"你想不到我会买?"

年轻的伙计怔了怔,转过身赔笑道:"小的怎么敢有这意恩?"丁灵琳道:"你是什么意思?"

年轻的伙汁道:"小的只不过绝想不到马大小姐真会替人擦背而已。"丁灵琳道:"马大小姐?"

伙计道:"就是万马堂三老板的千金。"

丁灵琳道:"是不是那个穿红衣服的?"

伙计道:"三老板只有这么样一位千金。"

丁灵琳道:"她在替谁擦背?"

伙计道:"就是……就是那位在街上洗澡的大爷呐。"丁灵琳眼珠子一转,转过头去看叶开。

叶开眯着眼,似乎在打瞌睡。

丁灵琳道:"喂,你听见了没有?"

叶开道:"嗯。"

丁灵琳道:"你的好朋友在替人擦背,你难道不想出去看看?"叶开道:"嗯。"

丁灵琳道:"嗯是什么意思?"

叶开打了个呵欠,道:"若是男人在替女人擦背,用不着你说,我早已出去看了,女人替男人擦背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好看的。"丁灵琳瞪着他,终于又忍不住笑了。

那年轻的伙计忽又叹了口气,道:"小的倒明白马姑娘是什么意思。"丁灵琳道:"哦?"

这伙计叹道:"马姑娘这样委屈自己,全是为了三老板。"了灵琳道:"哦?"

这伙计道:"因为那跛子是三老板的仇家,马姑娘生怕三老板年纪大了,不是他的对手。"丁灵琳道:"所以她不惜委屈自己,为的就是要路小佳替她杀了跛子?"这伙计点头叹道:"她实在是位孝女。"

丁灵琳突然冷笑,道:"也许她只不过是喜欢替男人擦背而已。"这伙计怔了怔,想说什么,但被那年长的伙计瞪了一眼后,就垂下了头。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阵马蹄声,蹄声很乱,来的人显然不止一个。

丁灵琳眼珠流动,道:"你出去看看,是些什么人来了!"这伙计虽然对她很不服气,还是垂着头走了出去。

"来的是万马堂的老师傅。"

"来了多少?"

"好像有四五十位。"

丁灵琳沉吟着,用眼角瞟着叶开,道:"你看他们是想来帮忙的?还是来看热闹的?"叶开又打了呵欠,道:"这就得看他们是笨蛋,还是聪明人。"丁灵琳道:"假如他们是想来帮忙的,就是笨蛋?"叶开道:"不折不扣的笨蛋。"

他笑了笑,又道:"这么好看的热闹,也只有笨蛋才会错过的。"丁灵琳也笑了笑,道:"你是不是一心一意等着看究竟是傅红雪的刀快,还是路小佳的剑快?"叶开道:"就算要我等三天,我都会等。"

丁灵琳道:"所以你不是笨蛋。"

叶开道:"绝不是。

路小佳道:"是你?"

马芳铃道:"是我!"

路小佳又笑了。

马芳铃道:"你以为我在骗你?"

路小佳道:"你当然不会骗我,只不过我总觉得你至少也该先对我笑一笑的。"马芳铃立刻就笑,无论谁也不能不承认她的确是在笑。

路小佳却皱起了眉。

马芳铃道:"你还不满意?"

路小佳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一向不喜欢笑起来像哭的女人。"马芳铃用力咬着嘴唇,过了很久,才轻轻道:"我笑得虽道:"你会做什么?"里的东西,是绝不会再掉下去的。她绝不能再让手里任何东西掉下去,她失去的已大多。

路小佳当然还在看着她,眼睛里带着尖针般的笑意,像是要刺入她心里。

她咬紧牙,忽然问道:"我还有句话要问你。"路小佳悠然道:"我也不喜欢多话的女人,但这次却可以破例让你问一问。"马芳铃道:"你的女人现在已有了,你要杀的人现在还活着。"路小佳道:"你不想让他活着?"

马芳铃点点头。

路小佳道:"你来,就是为了要我杀了他?"

马芳铃又点点头。

路小佳又笑了,淡淡道:"你

马芳铃道:"你要我做什么?"

路小佳看着她,忽然将盆里的一块浴巾抛了过去。

马芳铃只有接住。

路小佳道:"你知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马芳铃摇摇头。

路小佳道:"这是擦背的。"

马芳铃看着手里的浴中,一双手忽然开始颤抖,连浴巾都抖得跌了下去。可是她很快的就又捡起来,用力握紧。

她仿佛已将全身力气都使了出来,光滑细腻的手背,也已因用力而凸出青筋。

可是她知道,这次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