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羊圈门的转轴处探进来的脑袋

- 编辑:admin -

从羊圈门的转轴处探进来的脑袋

 可是,什么趁手的工具都没有,再加上如此恶劣的天气以及墨汁一般的黑夜,这让这群除了顾铮之外的老弱病残用什么去与狼抗争?
 
    “生火!足够旺盛火苗能够驱赶独狼!还有只能指望我们的羊圈了,希望它足够结实吧!”
 
    何叔已经在屋里团团转着自言自语了,而沙曼莎此时终于表现出了一个女性应有的反应,她哆嗦着就和柳姨抱在了一起。
 
    只有顾铮一人一言不发,将他从大队里顺来的翻草料的铁叉给攥到了手里。
 
    “我去最薄弱的羊圈门外想办法点上一把火,咱们的羊都缩在最里侧,只要那里不被挤进来狼,就没事。
 
    顾铮自然不可能从正门出去,再绕一个圈,那样的后果只有一个,狼不用吃四肢蹄子的肥羊了,直接先吃点顾铮填补填补吧。
 
    随着顾铮的话音落下,他房间后的木板就被卸了下来。
 
    一个火信子,就被屋子里的何叔点燃,熊熊的火苗在浇了一点煤油之后,旺盛的让一手拿着火把的顾铮都觉得脸被灼的发烫。
 
    “翻过羊圈那边的时候小心点,别把干草给点了!”
 
    这时候你沙曼莎大姐还有功夫吐槽我!感情你是不放心我的办事能力?
 
    那你来!
 
    边吐槽边往干草堆那边的翻的顾铮,就看到了动物界的内最基本的弱肉强食的景象。
 
    那些平常在草地上跩的二五八万的羊群,此时正拼命的往羊圈的最内侧彼此挤压着,瑟瑟发抖。
 
    很不幸的,偏偏在羊圈的边上,就有一只倒霉蛋被咬住了脚。
 
    一只瘦弱的如同纸片一般的孤狼,带着义无反顾的狠厉,从羊圈门的转轴处探进来的脑袋,就这样切进了那只悲剧的肥羊的小腿。
 
    而它的整个身体,还在奋力的朝着羊圈更里处挤去,试图让自己能够得到更加宽广的施展空间。
 
    “不好!草!”
 
    此时的顾铮也顾不得犹豫是否要上前了,这头看着瘦骨嶙峋的狼,更像是独自出来在雪夜中送死的老狼,这大概是它为自己奉献上的最后一顿晚餐吧!!
 
    火把照亮了圈门的情况,那冰冷的绿色目光并没有因为顾铮的出现而露出任何恐惧的情绪。
 
    狼这种最为执拗的动物,当他咬住猎物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松口的。
 
    当然了,看着明显下落的叉子,不闪躲也是不可能的。
 
    这只狡猾的狼就在顾铮动手的一瞬间,加大了咬合力度,一下子就将羊腿上的肉撕下了血淋淋的半片。
 
    不但成功的躲过了顾铮的袭击,还在失手的顾铮没有来得及拔出插进地面的叉子的同时,又再一次的咬住了因为受伤来不及逃跑的倒霉羊的另外一只腿。
 
    ‘咩..’
 
    羔羊发出的惨叫,让整个羊群瑟缩的更加的厉害了,而再次拿起叉子的顾铮也终于发了狠,他放弃了最犀利的攻击方式,而是直接将叉子改戳为压,韧劲十足的叉子柄就被他当成了压棍,在再一次高举起它的时候,一个虚晃,就下压住了孤狼那已经半探进来的身子!
 
    ‘嗷呜!’
 
    受到了挤压的狼终是发了狠,顾不得嘴中的美食,松开嘴就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挤进来的缝隙也越来越大!!
 
    “用火烧死它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