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戴着顶破方巾看着像个穷秀才的杨庆就这样走

 
    原本历史上她被砍断胳膊后,随即被宫女救走,很快李自成就进了皇宫,然后特意下令把她送到她外公也就是周奎家,这样才暂时保住了一条命。
 
    但现在不一样啊。
 
    就算他们顺利逃出北京,接下来也免不了逃亡之苦,要知道出北京周围几百里內全是顺军控制区,虽然杨庆说是去天津,但这只是说说,首先通州在今天就会投降,所以他们想去天津第一站就过不去,更何况天津很快也投降,而最近的明军除了吴三桂也就只有临清的刘泽清了,刘泽清很快就溃败向淮安,所以真要逃亡也是条艰难的道路。
 
    这样如果不好好处理一下的话,恐怕她走不了多远就会死在路上。
 
    穿了一身旧直裰,头戴着顶破方巾,看着像个穷秀才的杨庆,就这样走在风雪中的京城内,因为顺军强行命令商铺必须正常营业,所以街道上依然有不少行人,毕竟无论是否王朝更迭,大家的日子总是要过的。然后当两个月后异族铁蹄践踏的时候,他们也会继续这样麻木地过着,三百年后殖民者到来的时候他们也继续如此,日本侵略者来还是如此。
 
    “这就是芸芸众生啊”
 
    杨庆感慨道。
 
    就在这时候他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他和那个同样打扮的太监赶紧躲向一旁。
 
    “接驾,快接驾!”
 
    几名顺军骑兵疾驰而过,一边高喊着一边挥动马鞭,所过之处两旁路人赶紧停下,战战兢兢地或跪或揖。
 
    杨庆和那太监交换一下目光。
 
    他俩立刻挤到一处人群后,还没等他们作揖,后面一处院门里一个官员模样的,高举着大顺天子万万年的纸糊小旗走出来,还有仆人抬着香案和酒肉,在街道旁边一摆,然后那官员带着后面一堆家眷一脸庄严地跪倒迎驾。
 
    杨庆两人心有灵犀地挪到了他们边上跟着跪下。
 
    此时李自成已经遥遥可见。
 
    这位闯王毡笠缥衣乌驳马,身后跟着大批全身甲胄的骑兵,此外还有两个穿文官服的,应该是牛金星和宋献策。
 
    刚刚登上人生巅峰的闯王精神很好,一脸笑容向两旁不时点头,然后那些归顺的官员士绅们立刻就开始歌功颂德,哪怕风雪也不能阻挡他们对闯王的一腔热情,估计这一幕被崇祯看到的话,那脸色就更黑了。
 
    不过李自成对他们也没什么礼遇。
 
    闯王的大驾踏着冻雨和积雪制造的泥泞,径直在大街上走过。
 
    这里是德胜门大街,他得从这里向西绕过皇城,从正门大明门进入皇城,据说还在西长安门和承天门射门匾结果没射中正中间,而是稍微偏下了些,牛金星吹捧这是至少中分天下的兆头。
 
    然后李自成颇为高兴。
 
    不过这只是计六奇说的,要说李自成射承天门还对,可他射西长安门就莫名其妙了,他从大明门进皇城又不是从西长安门,哪有不走正门走侧门道理,所以这件事只能当野史传闻来看,毕竟计六奇又没在北京亲眼见过,他的明季北略本身也就是根据别人转述整理出来的。
 
    杨庆趴在人群后面,颇有些感慨地看着李自成。
 
    这也是一世枭雄啊!
 
    十几年间由一草寇起家,横行大半个中国,搅得天下大乱,甚至于直捣京城逼得皇帝上吊,这也算得是轰轰烈烈了。这个人不能说好人,绝对不是什么伟大的革g家,但也不是什么纯粹的流寇,他起家于饥寒故此也想真正解决一些问题,但终究还是能力有限,毁掉旧时代却没有能力建立新时代,白白便宜了窥视于外的异族侵略者,使得华夏之地陷入三百年的黑暗时代,并且一直遗毒到了现代。
 
    当然,也不能说他有罪。
 
    有罪的是那些让他们做安安饿殍的家伙,这些人才是真正罪人。
 
    他们的贪婪让大明饿殍遍野。
 
    不要说什么小冰河,小冰河影响北方,南方也就是冬天太湖结了点薄冰,四川,江汉平原和长江三角洲三大产粮区都没受影响,虽然江南因为纺织业发达粮食种植面积大幅减少,但别忘了这时候地瓜已经在广东和福建种植,这一带绝对不会没有余粮的。
 
    甚至北方士绅手中也有。
 
    如果他们肯拿出钱粮救济灾民,绝对不会逼得老百姓造反的。
 
    这个问题崇祯十七年初一个官员已经提出了。
 
    “今之绅富者,皆衣租食税而吸百姓之髓者,平日操奇赢以愚民而独拥其利,临事欲贫民出其力相护,无是理也。秦藩之富甲天下,贼破西安府库不下千百万,悉以资贼,倘其平日多所取之于民,有事多发犒士,未必遂至于此。又闻莱阳之破,以东门乡绅张宏德利贼之退,尽追乡民犒赏,痛笞而窘迫之,一家发难,阖邑罹殃,虏至令宏德自指其藏,得百万金,然后阖门就戮。今之绅富者宜鉴之,略借均田之法,使富者稍捐以赈贫,亦救民拨乱之策。”
 
    这是崇祯十七年初兵科给事中的奏折。
 
    同样如果不是那些贪官大肆兼并土地,甚至逼得大明军队的核心军户变成农nu,也不至于让军队糜烂到烂无可烂的地步,话说明军打败建奴不需要那么麻烦,把朱元璋时代甚至朱老四时代那些军户制度还没糜烂时候的明军弄来,他们就是用长矛阵也照样把野猪皮怼翻。
 
    盾车重步兵又不是无解。
 
    同样如果不是北方士绅宁可引异族入关也不愿意接受李自成,那么也不会有山海关之战,更不会有他们为虎作伥使鞑虏席卷天下,最终反而是造反的农民军变成了大明保卫者。
 
    大明是士绅们毁掉的。
 
    而不是饥民。
 
    前者才是因,李自成只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没有李自成也会有别人来攻破这北京。
 
    杨庆正在感慨间,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在街道对面的人群中,那个最初和他一起,然后不顾他最先逃跑的锦衣卫,此刻正在疑惑地看着他……
 
    杨庆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几乎就在同时,那家伙猛得从人群中冲出,一下子跪在了大街上,两名前导的骑兵立刻怒喝一声端起了长枪。
 
    “闯王,有人欲行刺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