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关老百姓屁事,他把魏藻徳夹出脑浆子完

 
    杨庆看着崇祯。
 
    “你就是欲护送朕幸南京者?若然,必不负之。”
 
    崇祯缓缓说道。
 
    “那臣先谢过圣恩了!”
 
    杨庆说道。
 
    说话间他换上一幅灿烂笑容,还没等崇祯反应过来,突然间他抱着坤兴公主上前一步,就在同时右手剑柄猛得砸在崇祯脑后,猝不及防的后者一下子就被砸晕,旁边王承恩的反应很快,惊叫一声上前一步把崇祯抱住,那些武装太监们一阵混乱地举枪,王承恩却抬手止住他们。
 
    “你也太胆大包天了!”
 
    王承恩咬着牙喝道。
 
    “我就想揍他一下而已!”
 
    杨庆无所谓地说:“督公,还不赶紧把玉玺什么的都收拾一下?再不走就天亮了!”
 
    “快,都快点!”
 
    王承恩毫不犹豫地吼道。
 
    那些武装太监估计也就是最后的死忠了,他们以最快速度将崇祯的玉玺,衮冕,甚至一些珠宝打包,尤其玉玺直接交给王承恩,而昏迷的崇祯则由一个身强力壮的太监背着,至于杨庆当然背着坤兴公主。
 
    旁边袁贵妃用期盼的目光看着他。
 
    杨庆纠结了一下。
 
    他的累赘已经太多,再加一个小脚女人那真作死了。
 
    “将军请将昭仁带走,妾身将以死殉节。”
 
    袁贵妃说道。
 
    “好吧,贵妃不用自尽,去找皇后和其他妃嫔劝她们也别自尽,李自成不会动你们的,他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可怕,总之以后外面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尽量别离开皇宫,接下来还有更大的战乱,你们出宫后很难活下来。”
 
    杨庆说道。
 
    说完他接过昭仁公主,单手抱着她和王承恩交换一下目光。
 
    “怎么逃?”
 
    想逃出北京也不是那么容易,顺军完全包围了这座城市,外城已经被占领,内城也开始被占领,只不过这座城市太大了,所以就算占领也需要一些时间,此时出去想避开顺军并不难,城北绝对没有顺军,但问题是都在城外呢!几十万大军都堵在内城另外三面等着进城,他们哪怕出了城也没法跑,城外全是顺军呢,除非……
 
    除非化妆潜逃。
 
    两人仿佛心有灵犀般互相点了一下头,紧接着向那些太监一招手,他们就这样在昭仁公主的哭声中离开了乾清宫。
 
    他们一行穿过皇宫向北绕过景山出北安门,到黎明的时候就离开了皇城。
 
    这时候雨还在下着,而且变成了冻雨,借着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掩护,他们迅速闯进了附近的一处民宅,半个小时后当天色开始放亮的时候,他们已经全部换上了普通老百姓的服装。这时候崇祯也醒了,只不过他始终阴沉脸没说话,哪怕杨庆亲手给他女儿换衣服他也没说话,估计心里研究着哪天诛这个逆臣九族,坤兴公主其实也醒了,只不过装做还没醒,闭着眼任凭杨庆施为,反正她的伤也是杨庆处理,这就算是有肌肤之亲了。
 
    不过她的伤势不容乐观。
 
    尤其是失血太多。
 
    趁着此时无人打扰,杨庆迅速重新为她检查一下伤口,他只能保证止住血,但药物什么的是真没有,会不会感染也就听天由命了,毕竟她这是整个胳膊从上臂中间开始都被砍断,能迅速止住血已经是杨庆反应够快,而且和他莫名其妙就武力超群一样也莫名其妙会些急救手段。不过现在也没时间管她的伤了,因为这时候顺军已经正式入城,尤其是朝阳,东直,安定各门也都陆续被打开,接下来李自成会在百姓和官员欢呼中进城,然后在全城搜索崇祯,而且开出了万金和封爵的重赏。
 
    他们必须得尽快出城才行。
 
    “唯一的办法就是走水门。”
 
    杨庆说道。
 
    他们不能白天走,顺军白天是封锁各门的,谁也不可能出去,剩下也就是晚上翻城墙,还有钻水门这两个选择。
 
    但翻城墙危险性太大,如果杨庆自己或者仅仅背着坤兴公主那当然很容易,以他目前的身体素质十米高城墙不值一提,有根绳子就上去了,可就算抛弃那些武装太监,他也依然还有王承恩,崇祯,昭仁公主三个,往返四趟还指望不被发现,那他也未免太自信了,而一旦被发现也就很难走了。
 
    那么剩下唯一的选择也就只有钻水门,这个季节多数水门都没多少水,八国联军进北京其中一部分就是在北京百姓的围观中列队从水门进入。
 
    “你能弄开水关的闸门?”
 
    王承恩不无嘲讽地说道。
 
    “铁的。”
 
    他又补充了一点。
 
    “里外都有合抱粗的木头桩子密排成阵。”
 
    一名武装太监在旁边跟着补充。
 
    “好吧,我们还是翻城墙吧!”
 
    杨庆立刻屈服。
 
    既然方法确定那剩下就是做准备工作了,主要是找些结实的绳子,还有飞虎爪,这个肯定很难找到合适的,好在还有那些火绳枪,这东西已经没用,真要被堵上这几支火绳枪还不如拿把刀呢!杨庆仗着力气大迅速把这个拆了然后把枪管弯成钩状,再把三根枪管捆在一起就差不多堪用了,说到底就是钩女墙而已,又不是真得跑去玩攀岩。
 
    就在他们准备跑路的装备时候,在雪花和冻雨中李自成的大军浩浩荡荡从所有洞开的城门进入北京,然后迅速完成对这座城市的控制。
 
    不过秩序还不错。
 
    实际上对李自成进北京后奸y掳掠的说法都是扯淡,都是后来那些文人脑补的,哪怕在当时也有文人说过他进北京后秩序井然,不但严令秋毫无犯而且剐了俩抢劫的部下,包括商铺也勒令保持正常营业,只不过这些说法很快就淹没在咱大清鼓励的那些脑补中,然后编的故事越来越耸人听闻。
 
    至于他拷掠百官……
 
    那个关老百姓屁事,他把魏藻徳夹出脑浆子完全可以说是为崇祯报仇,话说当初崇祯哀求他们捐款的时候魏状元可是就掏了五百两,然后被刘宗敏夹出黄金一万三千两,这样的人不夹,崇祯在天之灵都不能安息,但要说顺军祸害百姓那就扯淡了,事实上他们也没必要祸害百姓,那些豪门贵族衮衮诸公家里要什么没有?要钱有钱要美女有美女,他们闲得蛋疼了也不会去找那些饭都吃不饱的老百姓麻烦。
 
    所以杨庆他们躲在这户百姓家中倒也没遇上麻烦,毕竟顺军都忙着抢占那些豪门府邸,只有一小队士兵象征性在外面的巷子里走了一趟。
 
    杨庆很干脆地逼着王承恩写了一幅吹捧李自成的横幅,然后让换了破衣烂衫抹黑小脸的昭仁公主拿出去,萌萌的小萝莉高喊着大顺天子万万年无疑很招人喜欢,居然还从一名顺军士兵手中奖励一块大饼回来,然后崇祯的脸色无比精彩。
 
 第五章 李自成
 
    杨庆将一大包药材塞进怀里,就像电影里的地下党一样小心地看了看两旁,紧接着向后一招手,和带路的太监一同向前面的街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