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愧疚还大于他们表现出的恭谦了

- 编辑:admin -

好像是愧疚还大于他们表现出的恭谦了

“看看我们刚来的时候,两手空空,现如今可是连羊都吃上了!”
 
    “是啊!”顾铮将所有的肉片都扔进了锅里,浓白的羊汤上打了几个滚就成为了能够下口的美食:“说到羊,我们怎么解决羊少了一只的困局?用一只小的顶上?”
 
    “明年的四五月份可就是产毛的季节了,检查的时候可能来不及啊!”
 
    “不用担心”何叔敲了敲碗沿,“将剩下的三只羊都申报上去,作为增产的功臣,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数据而不是最终的收获。”
 
    “更何况,这种情况之下,羊群还能被我们养的如此的壮硕,也算是一件功绩了。”
 
    “等天晴了,顾铮你就将狼送到大队了,这老狼身上除了那张破皮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了,将事情情况说明,就说是羊被狼群拖走了就好。”
 
    是啊,是这么个理。
 
    要不我们再拖两只宰了算了,毕竟像当初刘叔说的,只要是数量对,个头不论吗?
 
    顾铮有些过分的想法,就被正义凛然的众人给集体的否决了。
 
    这一晚上大家谁也没合眼但精神却是抖擞的不行,当清晨的那道阳光洒进屋内时,众人就知道,这长达一星期的雪,它终于停了。
 
    积雪清除,顾铮的胳膊也得到了很好的修养,当他能再次推起身前的板车的时候,那条通往大队的路,也通了。
 
    他的车上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狰狞的狼皮,披散在上边,诉说着曾经的惊心动魄。
 
    而当
 
    顾铮抵达到了大队之后,他所上交的狼皮和汇报的情况,也刮起了一种名为强者崇拜的风潮。
 
    北地男儿多彪悍,越是这种地方,越是从骨子里喜欢和崇拜悍勇之人。
 
    看着斯斯文文的顾铮,竟然能发起如此的狠劲,更是让他们的直属负责人欢喜不已。
 
    而这四个人的履历之上,就被填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顾个人安危,保护公共财产。
 
    这也为顾铮今后回调的道路,添上了一块砖瓦。
 
 29 恢复高考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转眼间他们四个人的三间房的生涯,就过去了一个整年。
 
    美丽的盛夏如期而至,而在经历了共同生死的日子之后,几个人的关系则越发的紧密了起来。
 
    顾铮更是在那三位的逼迫之下,将所有何书所寻来高中课本,都学了个全乎。
 
    无非是语文数学和外语,再加上何叔单独开的小灶,让生活在这里的顾铮痛并快乐着。
啊?到这来找何叔又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反正应该是没有什么恶意吧,我看那两个人表情,好像是愧疚还大于他们表现出的恭谦了。嗨!想那么多干嘛?等何叔出来了,一问,不就一清二楚了?”
 
    是的,直到日头上了三竿,属于何叔的房间才又被打了开来,而那两个人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一般,面带喜色的走了出来。
 
    何叔并没有留这些远道的客人吃饭,只是在他们要离别时刻,朝着顾铮的方向招了招手。
 
    “您叫我?”顾铮有些疑惑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何叔点了一下头,顺便提醒道:“回屋去拿你原来的组织所在地的资料,以及相关的证明文件,越全越好。我有用。”
 
    “哎?唉!”
 
    这时候的顾铮倒是挺听话,不一会的功夫就将包裹中那个放在最里侧的信封,给掏了出来。
 
    “你给这二位吧,按年龄你该叫一声叔,按辈分你喊哥就行了。最新消息,今年全国首次恢复高考年,我让你师哥回省城的时候,替你报上第一波的名。”
 
    “你也去高考大军中试试水去!”
 
    “啥?何叔?发生了什么了怎么这么突然,这消息确切吗?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一旁的何叔在这二位的面前端起架子一咳嗽,一旁的中年人就殷勤的替顾铮解答了他的疑问。
 
    “国家了解到知识就是生产力的重要性,打算在今年正式恢复全国性的高等教育招生。”
 
    “而义务教育也将在全国普及,从今年九月份开始,所有的学校都开始陆陆续续的恢复到上课的状态了。”
 
    “我们这次过来就是专程邀请何老师和柳老师再次出山的。学校里实在是太过于缺少像何老师这般专业性极强的人才了。”
 
    “至于我们这两个不成器的,曾经有幸旁听过何叔的几节课程,听说你是何叔带过的最小的学生了,说句套近乎的话,我们还算是你的师哥呢。”
 
    看你们两人这样,也不像是混的太差的啊,否则怎么会派你们俩来找寻国家的人才归队呢?
 
    既然是师哥,当初何叔和柳姨沦陷在厂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搭上一把手呢?
 
    像是看出了顾铮的疑惑,那个有些懊恼的中年人就摸了摸头:“顾小弟我知道你怎么想的。”
 
    “当我们得知情况的时候,何叔和柳姨拎着箱子已经离开了大学校区,据说是回到老家去了。”
 
    “那时候乱哄哄的,资料都缺失了大半,现如今能够找到何叔,还是我找了大半年后,在别的老教授的口中才问询到的。”
 
    “所以,何叔对我们有怨言,气恼我们,是应该的!”
 
    唉,这话也就听听吧,马后炮多的是。
 
    将资料递了过去的顾铮,又恢复到了那个羞涩腼腆的状态,而何叔则是很不耐烦的朝着那两个人挥手到:“事情都说完了,东西也拿到了,还不赶紧去办正事去?”
 
    “那何老师,您打算什么时候去上任?我好派人来接您?”
 
    “不用!”何叔一挥手:“我怎么来的,我会再怎么回去的!”